2019-03-12 22:47:04

赵英如泰山一般镇定自如,就这么站着,岿然不惧。

“闪开!”两个壮汉上前,毫不客气的要把赵英推开,这两个壮汉都是块头,平时应该没少练肌肉。如果是寻常男子,被这两人推搡一把,怎么的也得翻个跟斗。

可当他们碰到赵英的时候,就像一根石柱子似的,愣是动弹不了一分一厘。

两人使劲吃奶的气力,拉着赵英的双手,看上去更费劲的反而是他们。

瘌痢头眼珠子瞪得老大,也有些吃惊,但嘴上不能说啊,一脚踹在其中一个壮汉屁股上,凶狠骂道:

“他妈的,直接揍他,费什么劲。”

“呀!”

一声喊叫,两人挥着砂锅大的拳头就来,两人看得很准,就朝着赵英的脸而去,一前一后配合得很到位。想躲是很难了。

身后的小美女看到这般情形,吓得缩成一团,闭上眼睛不敢看。

“??!”

只听一声惨叫,小美女慌张之下,从赵英的肩膀上探出小脑袋来,睁开美眸一瞅,倒在地上的却不是面前的男子,而是那个瘌痢头。

“你们两个不想活了?敢动手打我?艹,我是不是你老大?我是不是你老大?”

两拳胖揍打得瘌痢头鼻青脸肿,恨不得把这两兔崽子大卸八块,一人赏了他们一个耳光。

两人被扇耳光之后,却是警惕地盯着赵英,对瘌痢头说道:“八斤哥,我觉得这小子有点邪性,刚才我明明是瞄准他脑袋揍过去的,见了鬼了,怎么打到八斤哥你了?”

另个壮汉也点头应承:“是啊,我刚才也是想揍他的。八斤哥,你给我们十个胆也不敢打你呀!”

道理是这么个道理,两个手下不可能无缘无故揍自己的,可是瘌痢头也觉得邪性,刚才两个手下动手的时候,他也是盯着赵英的,但并没有见到赵英有什么异动???

奇了怪了,瘌痢头在老区混了十几年,这些年跟着洪哥在外面放款放贷,什么人都见过,什么状况也都遇到过。打架斗殴,甚至烧杀抢掠都干过。骨子里有一股不怕死的血性。

瘌痢头缓缓上前一步。

“八斤哥,小心??!”两手下好心提醒了一句。

“滚你娘的匹,我还怕他?”瘌痢头不愿在手下面前折了面子,强装镇定,耸耸肩膀,不过对赵英的态度更为谨慎了。

他顿时眨了眨被揍黑的眼睛,从腰间掏出一把小刀,摆好了架势准备对面前的赵英发起攻击。

“??!”小美女见到对方穷凶极恶,竟然亮刀子了,吓得往后退了两步。而赵英却是突然将自己的高尔夫球衬衣稍稍拉起一点,露出结实的腹肌,对瘌痢头轻蔑地笑道:

“来,别客气,往这儿捅。你今天要是能捅伤我,我奖励你十斤番薯。”

听着赵英那侮辱人的挑衅,瘌痢头牙关咬得死死的:“你娘的匹,我弄死你!呀!”

瘌痢头光亮的小刀正要捅向赵英的腹部,却不知为何,这小刀鬼使神差的改变了方向,直接插在自己的大腿上。

“??!我的腿。”顿时血流如注,瘌痢头整个人倒在地上,那刀子全部插进去了,疼得不敢拔。

“八斤哥,八斤哥,你没事儿吧?”两个手下慌的一批,上前把瘌痢头拖到一旁,深怕面前邪性的男子突然出手。

赵英缓缓走前两步,吓得他们三人身子顿时往后缩了一缩。

“八斤?我看你出拳手绵绵的,应该只有二两。干脆,你叫二两哥算了,太丢人了。”

赵英突然蹲下,一把将瘌痢头腿上的刀子拔出来,毫不留情,那血就这么滋出来。

“??!”瘌痢头一声惨叫,整个脸都扭曲了。不过当他见到赵英眼中那股杀性的时候,不由得肝胆俱寒。

“你要做什么?我……我只是奉洪哥的命令来找孙大勇收账的,你…….你放我走吧!”

瘌痢头双手合十,保佑菩萨一样祈求赵英饶恕,完全没有了先前嚣张的气焰。

赵英把刀子一丢,冷厉地说道:“记住了,孙大勇那笔帐,算我的,你们那个什么洪哥再让你们收账,就直接来找我。老子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叫赵英。”

“不不不敢……赵大哥,我会跟洪哥如实说明的。”瘌痢头深知今天这个男子不简单,如果不妥协,恐怕会把命留下。识时务者为俊杰,先离开再说。

赵英看他也确实被吓得不轻,摆摆手:“滚吧,再让我见到你们,就不是伤一条腿这么简单了。”

“是是是……”瘌痢头连滚带爬,在两个手下的搀扶之下溜出了帽儿胡同。

赵英起身,看了一看那小美女的胸部,太小了,和叶明娜差不多,但是跟翠花比起来,就如同西瓜和苹果的差距。毫无兴趣的赵英对那小美女说道:

“小丫头,我想他们不敢再来骚扰你们家了,我还有事儿先走了。”

小美女看着赵英背影的眼神都能发光,突然想到先前赵英询问的问题,赶紧追上去,甜声说道:“大哥,你刚才不是要找徐阿姨吗?”

赵英一愣,说道:“是啊,你认识徐阿姨?”

小美女笑着摇摇头,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:“我不认识,不过我妈应该认识,我妈在前边几条街卖水果,老区这里没有她不认识的人。与其你这样找,还不如直接问我妈呢!”

小美女对赵英心存感激,所谓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,也算是一种报答吧。

说着小美女骑上自行车,拍拍后边的座位,笑道:“走吧大哥,我载你过去。”赵英被小美女的热情感动了,索性坐到后座。

“走咯,坐稳了……”小美女稳稳当当骑着车,满脸的春风如意,因为她想着,有了这个大哥?;?,可能以后再也不用担心被坏人欺负了。

“大哥,我刚才听你说,你叫赵英?我叫孙檬,柠檬的檬,我能叫你赵大哥吗?”孙檬的声音像是春天的夜莺,欢快轻盈,自行车在这老区的破旧道路上转悠,仿佛一道充满意境的画作。

“可以啊,我就叫你小柠檬了。”

“好??!嘻嘻!”

赵英虽然觉得孙檬的身材不及翠花,可他却十分喜欢孙檬的性格,很亲切,很舒适。

自行车骑到一家名为孙记士多店的门口停下,窄小的店面,布满了生活用品,还有一些水果摆在外面。一个忙碌的身影正在整理刚从货车卸下来的货品。

“妈,今天来货了吗?”孙檬走到那个妇女面前,亲切地叫唤。

那个妇女奇怪地问道:“小檬,你不是要去学校吗?”

孙檬赶紧跑到赵英身边,两手紧紧挽着赵英的手臂乱蹭,那胸前的柔软,一下子刺激了赵英的男性感官。

“妈,我给你介绍一下?这位是赵英赵大哥,刚才那些催债的讨厌鬼又来堵门了,要不是赵大哥帮我解围,我都快被吓死了。”孙檬嘟着嘴,一脸的委屈相。

妇女一听催债的人又来了,脸色难看了几分,连整理货物的心情都没有了,不过她还是非常有礼貌地走过来,向赵英表示感谢:

“赵先生,真是太谢谢你了,我…..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你。”

赵英看着这个陌生的妇女,随即问道:“阿姨,我想问一下,你在这老区生活多年,有没有听说过一位姓徐的女人。她二十年前是当保姆的。”

孙檬的妈妈一听完赵英的话,整个人都站不住了,这会儿的震惊,甚至比刚才听到有人催债时还有过之。赵英是何等眼力,一眼就看出她的情绪变化。

错不了,她应该认识徐阿姨,或者,她就是徐阿姨。

孙檬这小妮子没察觉妈妈的表情变化,突然乐了:“咦?这么巧啊,我妈妈二十年前就是当保姆的,不过啊我妈不姓徐,她姓秦。”

秦,赵英眉目一沉,徐秦两姓本是一家。

“秦阿姨,你是不是二十年前,赵家的保姆。”

秦阿姨如受重击,瘦弱的身躯向后退了两三步,面如死灰的看着赵英。

“妈,你怎么了?”孙檬赶紧扶着妈妈,深怕她突然昏倒了。

秦阿姨猛喘了几口气,好像有什么天大的事情过了脑子,让她犹豫再三,最终蹦出嘴边的,却是一句平淡和哀伤的话语:

“你找错人了,我不认识什么赵家,我当年也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保姆。你去问问别人吧!”

加拿大快乐8彩票控:第七章:能捅伤我,奖励你十斤番薯

赵英如泰山一般镇定自如,就这么站着,岿然不惧。“闪开!”两个壮汉上前,毫不客气的要把赵英推开,这两个壮汉都是块头,平时应该没少练肌肉。如果是寻常男子,被这两人推搡一把,怎么的也得翻个跟斗??傻彼桥龅秸杂⒌氖焙?,就像一根石柱子似的,愣是动弹不了一分一厘。两...
点击获取下一章

加拿大快乐8开奖查询 www.st34m.cn

手机版
381| 343| 499| 198| 80| 803| 832| 96| 853| 446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