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3-12 22:32:53

诸葛清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。

母亲赵婉正在厨房洗菜,父亲诸葛云图破天荒没有躺在床上休息,而是坐在桌子旁边,费力地帮忙剥大蒜。

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诸葛云图轻声道。

“遇到同学,耽搁了一阵子。”诸葛清把衣服放好,随即坐到父亲旁边,随手拿起一个蒜头开始剥皮。

他在犹豫怎么跟爸妈讲早上铁匠铺的事。

“有话就说嘛,吞吞吐吐的。”知子莫若父,诸葛云图扫了儿子一眼,温和道。

诸葛清沉吟片刻,说道:“今天早上有人来咱铺子,说要跟我合作,他出钱我出力……我答应了……”

诸葛云图眉头一皱,没有说话,倒是厨房里一直竖着耳朵偷听的赵婉激动起来,把菜往水盆里一扔,跑出来大声道:“小清,这么大的事你怎么就自己做主了?万一被人骗了怎么办?你这孩子怎么……”

“够了!”一向温和的诸葛云图突然沉声喝道,可能是动了气,随即便剧烈咳嗽起来。诸葛清连忙上前轻轻拍打着老爸的背部,赵婉也跑进厨房倒了杯温水过来。

等到缓过气来,诸葛云图看了看一旁默然不语的两人,沉声道:“小清已经不是孩子了,而且做事向来稳妥,他既然这么决定了,肯定就有自己的道理……我相信他。”

听到诸葛云图这番话,诸葛清心头一暖,下意识握住自家父亲有些冰凉的手。

“来的人是谁?”诸葛云图看着儿子的眼睛,沉声问道。

“范氏集团的少东家,范离。”诸葛清回道。

到了如今这地步,诸葛清已经没什么好隐瞒的了,除了诸葛云图阳寿将尽的事,他将所有的事情全盘托出。

可是出乎他的意料,诸葛云图和赵婉并没有露出任何惊骇神色,甚至连一丝质疑的意思都没有。

“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。”诸葛云图叹了口气。

看到两人的神态,诸葛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连忙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
赵婉看了自家丈夫一眼,诸葛云图摇了摇头,沉声道:“小清,有些事不是现在的你可以知道的,等到时机成熟,我们自然会告诉你……”

“你刚才也说我已经长大了,为什么还不能告诉我?”诸葛清站了起来,急声道,“我早就觉得很多事情不对劲了,为什么你的身体会无缘无故衰弱?为什么铺子里那铁墩会有阵法铭文?为什么我体内会有遁甲之魂?为什么……”

诸葛清突然不说话了,他看到诸葛云图眼神里有一闪而过的痛苦神色,显然自己的话勾起了父亲以往的沉痛回忆。

看着即将步入老年的父母默默低着头,两鬓斑白如霜,他突然不忍心继续逼问下去了。

“好吧,那你们以后记得告诉我。”诸葛清坐下来,将剩下那个蒜头剥掉皮,随即拍干净手,“老妈,什么时候才能吃饭?我好饿。”

“我现在就去炒菜。”赵婉笑了笑,转身往厨房走去。

就在这时,诸葛清的手机突然响了,是范离的来电。

“怎么啦?”诸葛清拿着手机走进房间,低声道。

“就在刚才,我们集团投资的一支勘探队跟我透露了一个消息,他们在江北神农山的深处发现了一处古代遗迹,根据外围挖掘到的残片推测,很可能是三千年前的商朝陵墓。”范离突然压低声音道,“最重要的是,那些先遣挖掘人员……似乎遭遇了幻阵!”

幻阵?!

诸葛清下意识握紧了拳头。

“我跟你说,这件事惊动了上头的人,勘探队现在已经暂停了挖掘进度,只等明天官方的考古人员到场共同进入陵墓。”范离摩拳擦掌,“诸葛,我觉得明天咱俩得过去一趟。”

“明天?”诸葛清记得明天自己还得去参加何晓娜的生日聚会,“不能推迟一天?”

“整个遗迹现在已经被官方封锁,想要在里面找到阵法铭文,唯一的机会就是跟随那批考古人员一同进去,我已经托关系弄了两个随队名额。”范离循循善诱,“诸葛,这可是进化遁甲之魂的绝佳机会??!”

诸葛清略一沉吟,当即道:“好,我跟你去。”

“明天我过去接你。”范离兴奋道,“对了,咱可能得在山里待上几天,记得跟你家里人说声。”

“得耗上几天?我还没跟学校那边请假呢。”诸葛清皱眉道。

“我已经提前帮你请好了,准确的说,以后你逃课都不需要请假了。”范离略有些得意。

“你做了什么?”诸葛清微微错愕,他想起教务处那个整天板着脸的老姑婆,每次跟她请假都得斗智斗勇,烦得要死。

“也没做什么,就是以你的名义向佛城中学捐了两栋楼,校方回馈了一点小特权。”范离哈哈大笑。

诸葛清嘴角微微抽搐,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啊……

夜尽天明,太阳开始升起。

景湾别墅区内,墨绿色的私人草坪上人来人往,佣人们搭建好了遮阳篷,此刻正在往草坪上摆放户外聚餐的长桌。旁边的小花园内,何晓娜正在跟几个好闺蜜聊着天。

“娜娜,那个诸葛清说不来了?”小沁愕然道。

“嗯,他昨晚说有事,不能来了。”何晓娜情绪有些低落。

“咦?咱们的何大美女该不会是动了凡心吧?”有个闺蜜挤眉弄眼道,众妹子顿时起哄,逗得何晓娜满脸通红。

“哎呀,能够让小沁吃瘪的人,真想见识一下??!”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姑娘用手肘捅了捅小沁,笑道。

小沁一嘟嘴,正要反驳,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男子爽朗的笑声:“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惹咱沁丫头???”

花园小径上,一个长相俊朗的年轻男子笑着走了过来,众姑娘见状皆是眼前一亮。

“表哥?你什么时候回国的?”小沁惊喜道。

“昨晚刚到,特意请了假回来为娜娜庆祝生日。”男子笑着望向何晓娜,众人又是一阵起哄。

小沁的表哥名叫李宇凡,目前在国外剑桥大学就读,跟何晓娜青梅竹马,同时也是她众多追求者之一。

“表哥,听说舅父现在升职为范氏集团佛城分部的总负责人了,你什么时候请我们吃饭???”小沁笑眯眯道,眼角余光偷偷扫了下一旁的何晓娜。

范氏集团作为华夏最大的企业,任何一个分部的负责人,在当地商界都属于呼风唤雨的大人物。小沁说出这件事,无非就是想在家境上做文章,提升表哥在何晓娜心中的份量。

李宇凡笑而不语,却见何晓娜似乎有些心不在焉,脸上的笑容顿时有些僵硬了。

“娜娜,有心事?”李宇凡柔声道。

“???没有啊。”何晓娜回过神来,连忙道。

“娜娜不会是在想着那个诸葛清吧?”有个闺蜜哄笑道。

“哼!一个打铁的,娜娜怎么可能会放在心上!”小沁冷笑道,“论家境相貌学历,他有哪样比得过宇凡哥?也幸亏他今天不来,不然在宇凡哥面前,怕是要羞愧得抬不起头来!”

姑娘们看着相貌堪比偶像明星的李宇凡,心里颇为认同小沁的说法,何晓娜勉强笑了笑,没有回话。

李宇凡突然想起了什么,从兜里摸出一个天鹅绒小礼盒,笑道:“娜娜,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生日礼物,看看喜不喜欢?”

“哇!该不会是钻戒吧?”姑娘们起哄道。

何晓娜轻声道谢,她打开礼盒,只见酒红色绒布上,一枚精工雕琢的心形蓝宝石正反射着绚丽光芒,一看就是价值不菲。

何晓娜正要说些什么,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响声,一辆红色AW139直升机径直越过众人头顶,缓缓降落在不远处的广场上。

巨大的动静吸引了附近所有人的注意,在佛城,百万豪车不少见,但还没听说有哪个富豪拥有这种几十亿的高端直升机。

“谁这么有钱???”姑娘们满脸震惊,纷纷走到草坪望过去。

就在这时,何晓娜的手机突然响了,她拿出一看,顿时脸色微变。旁边的小沁留意到这一幕,目光飞快扫过手机,心里瞬间咯噔一响。

来电显示,诸葛清!

“喂?”何晓娜接通了电话,轻声道。

“我在你家门口了,方便出来一下吗?”话筒内,诸葛清淡然道。

“我在门口呀,没看到你。”何晓娜连忙扭头望向四周,哪里有诸葛清的身影。

就在这时,她忽地一愣,难道……

直升机的门打开了,在众人的注视下,诸葛清从里面跳了出来。他看到人群里的何晓娜,随即向她走了过去。

李宇凡的脸色有些难看,小沁更是紧紧咬着下唇。

“我有事,就不参加聚会了。”诸葛清站在何晓娜面前,递上一个纸盒,“这是我亲手做的蛋糕,生日快乐!”

何晓娜红着脸接过蛋糕盒,柔声道:“谢谢……”

诸葛清点了点头,随即返回直升机内,螺旋桨卷动着汹涌气流,附近的人忍不住眯起了眼睛。

“娜娜,那帅哥是谁???”众闺蜜一脸艳羡问道。

何晓娜捧着蛋糕盒,仰头静静看着远去的直升机,轻声道:“诸葛清。”

快乐十分走势图软件:第七章 生日礼物

诸葛清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。 母亲赵婉正在厨房洗菜,父亲诸葛云图破天荒没有躺在床上休息,而是坐在桌子旁边,费力地帮忙剥大蒜。 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诸葛云图轻声道。 “遇到同学,耽搁了一阵子。”诸葛清把衣服放好,随即坐到父亲...
点击获取下一章

加拿大快乐8开奖查询 www.st34m.cn

手机版
189| 898| 905| 902| 954| 885| 888| 286| 43| 541|